杜甫《乐游园歌》全诗赏析乐游古园崒森爽,烟绵碧草萋萋长。
公子华筵势最高,秦川对酒平如掌。
长生木瓢示真率,更调鞍马狂欢赏。
青春波浪芙蓉园,白日雷霆夹城仗。
阊阖晴开昳荡荡,曲江翠幕排银榜。
拂水低徊舞袖翻,缘云清切歌声上。
却忆年年人醉时,只今未醉已先悲。
数茎白发那抛得,百罚深杯亦不辞。
圣朝亦知贱士丑,一物自荷皇天慈。
此身饮罢无归处,独立苍茫自咏诗。

作品赏析

《英华》题作《晦日贺兰杨长史筵醉歌》。张蜒曰:天宝十载,公献赋,诏试集贤院,为宰相所忌,得参列选序,详诗中“圣朝已知贱士丑”,似当在此岁作。【鹤注】唐以正月晦日、三月三日、九月九日为三令节。德宗时,李泌请废正月晦日,以二月朔为中和节。《汉书》:神爵三年,起乐游苑。注:《三辅黄图》云:在杜陵西北。《长安志》:乐游苑,在京兆万年县南八里,亦曰乐游原。洙曰:《西京记》:乐游园,汉宣帝所立。唐长安中,太平公主于原上置亭游赏。其地四望宽敞,每三月上已、九月重阳,士女戏就此祓禊登高,幄幕云布,车马填塞,虹彩映日,馨香满路,朝士词人赋诗,翌日传于京师。

  乐游古园崒森爽①,烟绵碧草萋萋长②。公子华筵势最高③,秦川对酒平如掌④。

  (首从宴园叙起。木森、草碧,言近景。秦川如掌,言远景。惟地势高,故一望皆见。)

  ①崒,山危峻貌,《子虚赋》:“隆崇嵂崒。”森爽,森疏而爽豁也。②鲍照诗:“岫远云烟绵,谷屈泉靡迄。”江淹《别赋》:“春草碧色。”《楚辞》:“芳草生兮萋萋。”③公子,指杨长史。《楚辞》:“思公子兮不敢言。”④《三秦记》:长安正南秦岭,岭根水流为秦川,一名樊川。周王褒诗:“遥遥秦川水。”曹孟德诗:“对酒当歌。”《长安志》:乐游原,居京城之最高,四望宽敞,京城之内,俯视如掌。沈佺期诗:“秦地平如掌。”

  长生木瓢示真率①,更调鞍马狂欢赏②。青春波浪芙蓉园③,白日雷霆夹城仗④。阊阖晴开詄荡荡⑤,曲江翠幕排银榜⑥。拂水低回舞袖翻⑦,缘云清切歌声上⑧。

  (次记园中景事。酌瓢之后,调马而行,得以尽览诸胜。芙蓉苑、夹城道、曲江池,此明皇游幸之处。仗过门开,翠幕银榜,舞袖歌声,皆园前所闻见者。)

  ①《杜臆》:《西京杂记》载:上林苑有长生木,盖以木为瓢也。晋稽含有《长生木赋》。《邺中记》:金华殿后,种双长生树,八九月乃生花,花白,子黑,大如橡子,世人谓之长生树。《世说》:王怀祖直以真率,少许便足对人多多许。②《抱朴子》:马不调造父,不能超千里之迹。谢灵运歌行:“欢赏兮岁易沦。”③曹植诗:“白日曜青春。”张礼《游城南记》:芙蓉园,在曲江西南,与杏园皆秦宜春下苑地。园内有池,谓之芙蓉池,唐之南苑也。《两京新记》:开元二十年,筑夹城入芙蓉园,自大明宫夹亘罗城复道,经通化门观,以达兴庆宫,次经春明、延喜门,至曲江芙蓉园。④《易》:“鼓之以雷霆。”⑤《楚辞》:“倚阊阖而望予。”《汉·礼乐志》:“天门开,款荡荡。”《汉书注》:“詄,读如迭。又旧注:“詄,缓也。”于义不切。如淳云:“詄荡荡,天体清坚之状。”亦于詄字无涉。一本作泆,犹云荡泆也。⑥潘岳《籍田赋》:“翠幕默以云布。”《北史》:姚妄张翠幕绣帘,挂金篆银榜。张正见诗:“银榜映仙宫。”⑦潘尼诗:“仓卒低回。”张正见诗:“舞袖飘金谷,歌声绕凤台。”⑧《鲁灵光殿赋》:“缘云上征。”《飞燕外传》:音词舒闲清切。《西京杂记》:高帝令戚夫人作《出塞》《望归》之曲,后宫齐唱,声入云霄。

  却忆年年人醉时,只今未醉已先悲。数茎白发那抛得,百罚深杯辞不辞①。圣朝亦知贱士丑②,一物但荷皇天慈③。此身饮罢无归处,独立苍茫自咏诗④

  (未乃借酒遣怀。上四叹年衰,下四慨不遇也。朝已见弃,而天犹见怜,假以一饮之缘,其无聊亦甚矣。此章四句起,下两段各八句。)

  ①《列子》:景公举杯自罚。陈后主诗:“杯深犹恨稀。”②后汉冯衍《说邓禹书》:“圣朝享尧舜之荣。”扬子曰:“秦之士也贱。”陆机云:“玄冕无丑士。”③一物,指酒,犹陶公云杯中物。江淹诗:“一物之微,有足悲者。”《楚辞》:“皇天无私阿兮。”④庾信诗:“苍茫落余晖。”朱异诗:“值塞野之苍茫。”赵注以苍茫为荒寂貌。《杜臆》谓苍茫咏诗,乃勃然得意处,引公诗“苍茫兴有神”为证。今按:上文语涉悲凉,末作发兴语,方见后劲。
———–仇兆鳌 《杜诗详注》———–

特别声明:本站所收录作品、热点评论等信息来源互联网,目的只是为了系统归纳学习和传递资讯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图文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请联系我们邮箱:908164873@qq.com/电话:187-8421-3206,我们将做删除处理!